葉公超與外蒙古入聯案——兩道金牌電召葉公超回國(五)

蔣介石改變否決外蒙的決定是在魯斯克先後與蔣廷黻及沈昌煥談話後。但在他於召見莊萊德之後仍裝着要否決外蒙只是一種姿態,一種阿Q式的姿態。也在這個時候他考慮向葉公超開刀。此有兩層意思:一、向美國示意,對美國的政策表示不滿,也是可視作一種抗議。二、找個藉口懲罰葉公超亂說話(蔣廷黻在英文日記裡用「loose talk」或「degoratory comments」)。

中国传统节俗

蔣介石特命外交部代理部長許紹昌電告葉大使說:「頃電話傳達總統指示後,再奉總統諭切告葉大使我對外蒙案,考慮轉變原定政策爲一極端困難之舉。今日已詳告莊大使必須切實要求甘迺迪總統公開宣佈保證『美國繼續使用一切權力來阻止共匪進入聯合國,包括必要時在安理會投票反對在內』。若不能照此具體說明,而僅作不着邊際說法,我無法對全國人民交代,影響民心士氣,且將危及政府地位,情勢將極嚴重,務囑葉大使照此辦到,切勿稍予更改或退縮。並切實告美方,否則我只由仍照原政府所決定實行等因。」

難改變美外交政策

陈曦快评》活在谎言里的总统

曾在駐美大使館任職的退休外交官周谷對蔣介石這一指令有這樣的評論說:「葉大使縱有通天本領,也難改變美國外交政策,今天是中國(臺灣)需要美國,依存美國的關係多,外交是實力與利害關係,處此情形之下,如何能要美國公開宣佈保證,葉大使三頭六臂也不易完成這一艱鉅任務。」

财联社1月26日电,截至1月24日当周,美联储银行定期融资计划(BTFP)的贷款余额为1678亿美元,创纪录新高,前一周为1615亿美元。

固然不出所料,魯斯克對葉公超說,他什麼都可以答應,就是不能做將來在安理會美國否決中共進入聯合國的公開保證。這幾天沈昌煥天天有電報給臺北,有時候一日數電,下面蔣介石的日記很明顯地是收到了小報告後所做的反應。

他在日記上記:「我在美外交人員如葉蔣(廷黻)等認爲我已改變政策,大施伎倆以示好美國政府,而反脅制與壓迫政府,是能依照他們所擬定不否決外蒙之意見實施也,可痛之至!政客總是政客,奸徒總是奸徒,只造成其個人地位,而毫不爲國家得失的根本方針一加計較也。」講得很重,這次蔣介石把蔣廷黻也罵進去了,同時也可看出他內心憂憤。

韓四當官 卓牧閒

過了兩天蔣介石又電告葉公超:「公超大使執事:自外傳我對外蒙省有放棄否決消息後,人心惶惑,輿論激昂。而且黨政內部頓增憂慮。兄等在外,想未必瞭解此事,影響如此之巨。故我一再切囑諸兄言行必須特別審慎。如果甘迺迪總統不能公開明確保證爲我拒匪發出一言九鼎之力量,決難挽回當前不利之形勢。我所提出最後之要求,曾經再三考慮必須如此,方能有利於我兩國間及在聯合國之一切合作。望其充分諒解,早作決定,不宜拖延。如美方對我現在所處勢成騎虎之苦境,不能體諒相助。則吾人亦不必有所強求,只有依照原定計劃,作實施否決之準備爲要。此電並分知沈部長蔣廷黻代表。中正手啓。」

蔣介石在這個電報裡有幾個問題,令人不解。如蔣介石稱外蒙古爲「外蒙省」,多麼好聽的名字,但不切實際。外蒙古明明是在他自己手裡丟掉的,現在外蒙古要進聯合國了,你怎麼稱它爲「外蒙省」呢。後面兩句「心惶惑,輿論激昂」也是太誇大了,沒有言論自由的臺灣,哪來的輿論激昂。後來甘迺迪沒有公開保證用否決「拒匪」入聯合國,臺北政府也沒有否決外蒙。

臺北政府兩道金牌電召葉公超回國。陳誠於雙十節前夕急電葉公超稱,鑑於中美雙方「仍有不應有之隔閡,非函電所能澄清。請兄立即返臺一行。俾面商以作最後決定」。葉公超收到電報後即覆電稱:「甘迺迪總統將於10月11日晨記者招待會中,應記者之詢,就我代表權事作一般政策情形之答覆。應否請甘暫緩聲明,祁火急電示。俾資遵循。如我可接受甘最後文意,職是否仍應返臺一行,亦乞並示。職葉公超。」

超級 撿漏 王

對甘迺迪極力說服

陳誠回電要點如下:「我政府對外蒙政策,原經再三考慮而定。此次擬轉變政策確下極大決心,即影響以誠提出辭職以謝國人,此完全爲甘迺迪總統之威信。現在國際上不可使其再有任何損害。而我總統所希望於甘迺迪總統聲明在安理會使用一切方法阻「匪」進入聯合國。在我實因非如此,縱誠辭職亦不足以爲我全國人民所能諒解。故許次長25號奉總統指示,如不能做到而我只有對外蒙仍執行原既定政策一節,決非對甘迺迪總統有任何不信任之意。希望甘迺迪總統瞭解我下此決心之苦衷及我政府處境之困難,而不發生任何懷疑。

故誠昨致電我兄請立即返國,當面商談。茲再告我兄(1)如甘迺迪總統在聲明內不能提及在安理會使用一切方法阻止與「匪」進入聯合國,此種聲明徒增我國人之懷疑。我國不能請甘迺迪總統有星期三絕對不發表任何聲明,但如照來電所云而發表,決非我政府之所希望。(2)仍請兄立即回國爲要。弟誠。此電並請密轉紐約沈部長。」(待續)

《汽车股》裕日车INFINITI QX60 接单破百张

罐頭遊具再見!融合特色打造全新遊具 民眾敲碗「快啟用」

新聞新聞